精致的女人体,犹如娇嫩的花蕾。

如梦如幻,好似朵朵女人花,

静静绽放独有的细腻和纯净。

这些绘画出自于旅居西班牙四十余年的

华裔画家梁君午教授。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倾听他的艺术人生。

梁君午(liang Chunwu),男,1942年生于四川,祖籍台湾。西班牙华人画家。1949年随父母到台湾。自幼爱好绘画艺术。1967年经蒋经国推荐赴欧洲学画,考入西班牙马德里圣·法南度高级艺术学院。1973年,以“荣誉注册”的最高成绩毕业,在校期间作品被学校收藏,作为教学参考教材。1978年,应西班牙三大画廊之一的Kreisler画廊之邀参加展览,并成为该画廊主席团中的一员,从此开启职业画家道路。并获得马德里艺术学会素描首奖。

梁君午以人物绘画见长,尤其善于勾勒女性。数十年间,作品展遍布欧洲、南美洲、北美洲、亚洲等地,以当代画家身份被收入西班牙的《艺术词典》。连西班牙国王璜·卡洛斯一世也酷爱收藏其作品,并特别央请他来为自己画像。

临摹《蒙娜丽莎》受蒋经国青睐

梁君午生于成都,成长于台湾,成名于西班牙。他的绘画生涯可归结为:“贵人指路半路出家”、“勤奋学画博采众长。”

“画是我的兴趣所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非常喜欢了。”如果不是一些机缘,从小未受过绘画训练的梁君午也许只是一名纺织厂的工程师。然而,当千里马遇到了伯乐,一切就顺理成章起来。

1964年,22岁的梁君午以全系第一名的成绩从台北工专纺织染化系毕业。在毕业后的服兵役期间,梁君午经常以临摹名画打发空余时间。在一次酒会上,颇懂艺术的蒋经国先生无意间在老朋友的家中见到了一幅蒙娜丽莎像,还以为是用了大价钱在法国购置的。老朋友却笑答:“这是出自于你们一位士兵之手。”令蒋经国备感意外,由此就记下了梁君午这个名字。

出国深造与毕加索成校友

蒋经国始终没有忘记这位有绘画才能的青年。两年后的一天,梁父的一个电话把退役后正做工程师的梁君午叫回了家。原来是蒋经国来到了梁家,并询问梁君午有没有考虑从事艺术这一行。

一个星期后,蒋经国又来了,说:“有没有想过出国学习绘画?”蒋经国半年内来访了7次,但梁君午却迟迟没有答应。直到蒋经国找他的父亲谈话,表示愿意帮助梁君午出去深造。父亲认为这是梁家的荣幸,这才算敲定下来。

25岁时,从未专门学过画的梁君午来到西班牙,努力克服语言障碍,在良师的指导和自己的努力下,顺利考取了曾经教导过毕加索、达利的西班牙顶尖艺术学院——“圣法南度高级艺术学院”。在那里的五年为梁君午打下了扎实的西方绘画基础。也是第一个一次性考取这所学校的中国人。大学三年级就成功举办个展,毕业后顺利展开职业画家生涯。

勾勒女性形象炉火纯青

梁君午的画作,多以油画为主,尤为擅长人物画。在欧洲的时候,他用了7、8年的时间走遍了欧洲的美术馆,发现其中80%~90%的画作都与人物息息相关。为此,他熟悉了解了欧洲不同人物画的名家名作、风格流派及画技。

梁君午比较倾向女性题材,特别是善于勾勒女性的“背影”。然而与欧洲画家不同,他的作品注重“结合东方的意境,中西结合追求平衡”。他说,“在我眼中,女人是大地之母,她们婉约似水,柔美动人。我尤为喜欢背部,因为它有种神秘的色彩,能引发人们的想象。”

对于女性人物画的主题观察,梁君午更是有着他独到的美感与见解。女体只是他对画的导入,犹如药引,在画中均有留白部分,给你遐想的空间。梁君午说:“我在绘画中很喜欢探索哲理,我身为中国人,中国人讲究天地万物的互动,讲究回归自然。天地给了你这些东西,你把它们吸收消化了,再把它们再生出来,这是我的思维。中国人说一切的起源是无,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如果返璞归真,回到原点,你会发现最简单的东西能表达很多。”

西班牙画评家不仅称赞梁君午精湛的素描技艺,同时也对他的“用色、用光、构图”等赞赏有加。并表示,“梁君午的色彩运用炉火纯青,他的作品如一首连续不断的诗,以具象的形体,来诉说抽象易碎而确实透明的感觉。”

不忘赤子之心终回国

梁君午生于成都,成长于台湾,成名于西班牙,却和上海有着段不解之缘。“虽然小时候的记忆并不多了,但是我还能记起黄浦江,记起十六铺码头船舶的汽油味。特别是60年后,当游览黄浦江,又闻到似曾相识的汽油味时,我非常感慨。因为导游告诉我,这里就是十六铺码头——那是我离别的地方。”当年才6岁的他,正是从上海出发跟随父母前往台湾的。

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和北京奥运会带给了这位旅居西班牙40余年的艺术家太多的感动,他深深感受到了作为中国人的骄傲。“中国人是有韧性的,这份内敛的精神非欧洲人可以赶上。”

于是,他决定回来,尽上自己的一份责任。“我是一张白纸交给欧洲美术学院,接受科班教育。我觉得自己的所学正是国内年轻人需要的,不教觉得很可惜。另外,我希望充实自己,游历大好河川,为创作寻找更多的灵感。”

更多作品欣赏

此新闻由一点资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