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8月15日早晨,车辆管理员李向高安排雷锋开车去抚顺市内送一趟被服,并告诉雷锋,下午要把车送到修理所进行保养,让雷锋快去快回。

上午十点,雷锋和战友乔安山商量,让乔安山开车,去一趟抚顺,他自己在家保养车,也顺便学点汽车保养的技术。雷锋的建议得到了连长虞仁昌的批准。

由于乔安山驾驶技术不太熟练,而当时军车车库的门又很窄,在车库将车开出来时,乔安山要求雷锋帮他看一下,免得撞到车库大门。雷锋便指挥乔安山把车从车库里开出来,雷锋站在汽车前左侧的位置,一边看着车轮一边喊着向前,向前....

乔安山加大油门,汽车猛的往前一冲,前轮出了大门,可是后轮却把立在门左边的一根木柱子撞倒了。这根柱子好巧不巧,正好砸在雷锋的右太阳穴上。雷锋“啊”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乔安山回头一看,连忙跳下车,一把倒在地上的雷锋抱在怀里,嘴里大喊:“班长!班长!快来人啊!”

这时,新兵韩振马刚好从边上经过,一见雷锋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连忙冲到连部,大声喊着:“连长,不好了!雷锋出事了!”

虞仁昌连长一听雷锋出事了,顾不得问个究竟,急忙往外冲去。等他跑到出事地点时,只见乔安山抱着雷锋坐在地上,雷锋鼻孔和嘴里往外涌着血水,右边眼圈逞现一种黑紫色,已经人事不省。

虞连长忙叫战士王广湘开过来一辆教练车,虞连长和曹玉德副连长经及战士们把雷锋抬到车上,由乔安山几个人抱住雷锋身边,直奔抚顺望花区医院疾驰而去。

十一点半左右, 沈阳军区工程兵政治部接到雷锋所在部队的电话,说是雷锋出事了,正在医院抢救,请求政治部派人前去处理。

工程兵政治部青年处处长于波立刻安排保卫干事史宝光和宣传干事张峻去雷锋的连队调查事故经过,自己则匆忙上车赶往医院。 一路上于处长不断催促司机快点快点!司机将车子开得飞快,路上还轧死老乡一只鸭子,于波也顾不得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了,丢下几块钱,又接着往医院飞奔。

由于工程兵政治部距离雷锋的连队较近,史宝光和张峻到达事故现场时,地上的血迹还没有干。史宝光和张峻拍下了出事地点的照片,并将那根木柱封存好,又接着赶往医院。

雷锋被送到医院时,已经人事不省了,虞连长和乔安山等人把雷锋从车上抬下来,直奔二楼急诊室。当天当班的杨镇芳和耿庆春两位医生迅速检查了雷锋的伤势,发现雷锋已经昏迷,他的嘴、耳朵和鼻子都在流血。

两位医生经过简单的检查和商量后,感觉雷锋是左颅骨凹陷骨折并伴有血污,伤势非常严重。杨镇芳和耿庆春两位医生让战士们上街买来一箱子冰棍放在雷锋头部,用降温的方式减轻颅压,并及时向医院领导进行了汇报。

医院领导听说送来抢救的是雷锋,立即由外科主任张锦川、副主任郭文元和耿庆春等人组成抢救小组,全力以赴抢救。张锦川主任对虞仁昌连长说:‘雷锋同志是颅骨凹陷骨折,并伴有脑部出血,伤势非常严重,有生命危险。“

张锦川主任想起自己的老师、沈阳军区陆军总院外科主任段国升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便写了个条子,让白福祖副连长开车去沈阳请段国升教授,越快越好!

这时雷锋的呼吸已经很微弱,战友们都哭着求医生想办法抢救。张锦川主任见段国升教授一时半会来不了,便把雷锋喉管切开进行呼吸处理。又经过十几分钟的抢救,到12点15分时,张主任放下了听诊器,对赶到的于波处长以及虞连长说: "很抱歉,我已经尽力了......你们料理后事吧”。在场战友们顿时失声痛哭起来,但是,雷锋还是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有人说,如果段国升教授能及时赶到的话,也许雷锋不会死。其实这也不能怪去请段教授的副连长白福祖。在接到命令后,他驾驶汽车,开足马力从抚顺直奔沈阳,一路上闯了好多个红灯,甚至被交警抄下了车牌。从抚顺到沈阳,他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便赶到陆军总院,不巧的是,当天段教授休息,并不在医院。白福祖只得带着部院的医生,去段教授家里去找,因此耽误了时间。当段国升教授来到抚顺医院时, 雷锋已经去世一个小时了。

雷锋去世后,白福祖飞车请段教授的事被传得神乎其神,说白副连长本来已请到了段教授,但是他们在驱车回抚顺时,被一辆市单位的车给挡道了,白福祖还拿枪对着挡道的车的轮胎放了几枪。其实这都是传闻,实际上白福祖来回只花了两个多小时,已经算是非常神速的了。

1962年年8月15日12时5分,雷锋同志去世,终年22岁。组织上给这位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和公祭大会。

雷锋的灵堂设在抚顺市望花区政府大礼堂, 礼堂大厅上方悬挂着一条黑底白字的条幅, 上面写着 “公祭雷锋同志大会”,雷锋的遗体被沈阳军区司令部、 政治部、 后勤部、雷锋生前所在部队及抚顺市政府等敬送的数百个花圈簇拥着, 四面摆放着鲜花和青松, 两边有警卫战士持枪守卫。

沈阳军区副政委吴保山代表军区党委前来为雷锋送行,大厅里围满了雷锋生前辅导过的学校学生和雷锋帮助过的群众。人们悲痛地向雷锋鞠躬告别,抚顺市区内马路两旁站立着数以万计的群众,他们都戴着黑纱和白花,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送雷锋同志最后一程。

沈阳军区政委赖传珠上将曾要雷锋所在的团将雷锋提拔到某个连队担任副指导员,让他在领导岗位上早日锻炼成长。但正好那段时间雷锋所在团的领导班子正在调整, 赖政委的指示还没有及时落实,雷锋就不幸牺牲了。

雷锋牺牲后,赖传珠将军非常遗憾的说: “如果早几天给雷锋下令任职,也许他就不会离我们而去。”

此新闻由一点资讯提供